聚乙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香港秋拍目击市场低迷并未影响真买家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6:02:48 阅读: 来源:聚乙烯厂家

香港秋拍目击:市场低迷并未影响真买家

10月,港岛三家拍卖行苏富比、保利和嘉德拉开了2014年的秋拍大幕。近一周预展和拍卖结束后,我很沮丧地发现,自己看中的作品都拍得挺高。首先说明所谓的市场低迷并没影响真买家,趁低扫货才是要紧;其次是鏖战沙场十多年,买家们眼力也都很好,捡漏基本要靠别人错神。

苏富比的预展雷打不动设在香港会展中心。作为老牌英国拍卖行,苏富比的布展风格和格局几乎没有变过,黑白色高大上赫本风。保利拍卖在紧邻会展中心的君悦酒店,地理所限,布展相对局促一些,但也不失大气。嘉德拍卖选择一站地铁外的JW万豪酒店,虽然远,但凭借品牌力量也能吸引大部分买家跑一趟。

怎样的拍品过三年看就是漏

近现代中国书画无可争议是人气最旺的部分。苏富比预展时,人流最稠密时几乎要排队观看作品。从面对大门正中的布展位置即可看出苏富比此次力推的明星拍品是张大千的《惊才绝艳》,与2013年北京嘉德春拍的《红拂女》题材非常相似,但大家普遍感觉要比嘉德那张好一些。看图录时买家普遍兴奋,然而实物似乎并未给人惊艳之感。最终拍出了5000多万港元。

不差钱的主儿,紧盯着明星拍品买,而大部分人只能挑着买。挑选的标准第一是艺术水准,譬如张大千水墨荷花这种常见题材,亦有精品和应酬画之分。嘉德香港两幅张大千荷花号码紧邻,一张100多万港元成交,另一张流拍,说明买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溥心畬的画也在拍场反复大批出现,价格差别亦大。然而早年玩画的人都知道,情愿花大银子买溥的小画,也不碰他的“大而密、密而工”的大画。概因大而密的作品多为代笔,溥儒收拾落款罢了。因此对于溥儒作品,要么用大钱买小而精的本人精品,要么就少花钱买自然放松的粗笔山水——至少是溥老亲笔。譬如嘉德的两张溥心畬作品,一张粗笔太白诗意,笔墨放松而境界全出,而另一张工细楼台山水,看似显好,但却是代笔——首先溥儒这种连在家里走路都要佣人背的王公贵族是不大有耐性画界画的,何况房顶还画歪了;其次山石皴法也有多处显出下笔不自信。但此画山石点苔和落款都是溥儒亲笔。

苏富比还有一张溥心畬的“河蹲人”。因为他要送给一个叫何顿仁的人,于是就画了河里蹲着一个人。老先生搞笑起来也真是搞笑。这张画值得关注的原因是题材。同一画家题材少见,就是升值的要点。同样,关良的印度史诗人物也值得关注。溥与关的这类画可以不考虑价格,只看自己口袋里有多少钱。

在全民收藏时代,张大千连个纸头都能卖钱,捡漏是越来越难。多多关注一些非热点的画家,只要作品足够好,市场不会忘记他的。比如海派泰斗吴昌硕,市场价格已经不低。吴昌硕的推手王一亭,笔墨功夫也不差。作为海派书画推手,他捧红了吴昌硕,也没忘了成就自己。吴昌硕的人物画,据说不少由王一亭代笔。因此,这是值得关注的一位画家。

丁衍庸的价格仍然处于低洼区,作品却极好,有八大风格。从自己的感受,以及周围朋友的反馈,都觉得便宜得没道理。市场普遍认为如此,丁衍庸是会升值的,就像几年前的关良,有人就说“价格低得令人发指”。但丁衍庸比起关良有个缺点,即水平不稳定,存世作品良莠不齐,数量又很大。所以最重要的,是能辨认出精品。于右任的书法也是这样,真真假假存世量巨大,遍处都是。于活着的时候,台湾的书店书摊都有出售他的作品,不过老爷子自己认为没有真的。这些东西留到今日,也颇能迷人眼。因此更要多多揣摩真品,倍加小心。

另有一些名家小品也考验眼光。比如苏富比的张大千自写画展名单。这是属于真玩家的玩意儿,懂的自然懂。今年春拍结束后,苏富比近现代书画主管曾拿着两份张大千菜单说,这是考验藏家眼光的东西。那两份菜单落槌40多万港元,画单尺幅大且又多一层文献价值,自然值得花银子。

又如香港嘉德有张黄宾虹的《三鸭》,黄老先生画时肯定没想到要传世。妙也就妙在这里,画得自由自在,似与不似之间。最终超过估价近4倍成交。

再如嘉德的大漏当属陈子庄十开册页,画得非常自由,我的心理预期是80万港元左右,竟然30万港元落槌,但这样的运气哪能次次有,更多的漏,是用时间来换价格空间,今年看不是漏,但只要东西好,过三年看就是漏。

海外华人艺术家专场甄选之道

苏富比这次做了一个“丘壑内营——当代文人艺术”专场,其实去年春拍也做了一个类似的专场,为“早期现代水墨大师”。可以说两个专场一脉相承,都是以海外华人艺术家作品为主。

“丘壑内营”专场以吕寿琨作品为海报,以极简抽象的方式表现传统国画的内涵。同样抛弃业已娴熟的传统风格技法,转而开辟水墨新路的,还有女画家方召麐(麟),她岭南风格的作品非常细腻,但却悉数放弃,走了以碑学为基础的稚拙风格。除了“拙与生”,还多了一种女性的纯真。

此专场还有数幅王己千的作品。王季老好东西看得太多,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难得之处在于,他并不摹古,而是用现代笔墨诠释宋画,但他的收藏名气太大,遮掩了艺术家的身份,价格一直不高,这两年明显开始涨起来了。

还有一位老太太曾佑和。她原来叫幼荷,是大家小姐,后来上了辅仁大学,又嫁了德国建筑学家,俨然是国际版的林徽因,但低调许多。她的家是自己一手设计,特别有品位。画也不俗,并且采取了很多现代艺术的手法,譬如拼贴和亚克力彩等西方技术,但整个作品的风格却是中国的。

苏富比为何把这些风格迥异的画放在一个专场?这些艺术家的人生都有相似经历,即1949年前都在国内接受传统美术教育,之后则去国离乡在西方接触前卫的西方艺术。特殊的历史境遇,导致中西文化在他们身上相遇了。不过他们都不封闭,也不失去自己。因此在坚持中国文化的基础上,接触并吸收了西方艺术的影响。

雷达手表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