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虚拟现实到底应该卖给谁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21:03:23 阅读: 来源:聚乙烯厂家

面向普通消费者的虚拟现实设备仍处在概念阶段,上海曼恒发现企业级用户已经对这种设备展示出很大的需求。

在上海曼恒数字技术有限公司(曼恒)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搭建着一个由3块屏幕组成的立方体空间(G-Discover),每一块屏幕上都有由投影仪投射的图像。在戴上3D眼镜以后,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发动机模型摆放在你面前。通过移动手上握着的操纵杆,你可以放大或者缩小发动机,并且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观察,甚至可以进入发动机内部看看其构造。如果对于发动机的部分设计感到不满意,你还可以把不满意部分通过移动操纵杆给拆下来扔在一边(通常会让它悬浮在空中),然后告诉身边的人(通常也戴着一副3D眼镜),你瞧,这设计得改改。

如果发动机设计人员效率不错的话,他甚至可以在现场直接对发动机的数据模型进行修改,然后将数据导入曼恒的设计协同工作平台DVS3D系统里,接着再通过这一系统快速将修改后的发动机模型再一次投射到你面前。对设计师而言,使用曼恒的这一套被称之为G-Magic的“可支持多用户交互的虚拟现实沉浸系统”,能够在协同工作与修改的同时,快速地将其设计的作品进行可视化展示和交互,以提高其设计效率。

曼恒创始人周清会希望依靠G-Magic,让曼恒建立起在中国3D行业里的优势,目前客户包括了中国商飞、中联重科(4.51, 0.00, 0.00%)、eBay[微博]在内的400多家企业,以及同济大学、中山大学等300多所高校。去年曼恒销售额达到6000万元,但是和大名鼎鼎的Oculus比起来,这家主要向企业级用户提供虚拟现实系统的中国公司并没有太大的知名度和太高的估值。企业级市场虽然听上去不错,但是它的想象空间还不够有吸引力。

早在1960年代,虚拟现实技术便被提出并应用到了美军航母飞行员的训练之中,但直到2010年,其商业化的应用范围还是非常狭窄,除了视频游戏,你能见到的实际应用场景并不多。

2007年曼恒成立的时候,周清会主要将代理一款荷兰的3D设计软件,并在其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从2010年开始,我们才开始进行真正意义上自己的研发。”周清会表示。

周清会认为当时虚拟现实技术所面临的最大瓶颈是没有内容,大家也不知道要如何生产。“事实上大家都觉得地产商会需要这样的技术,卖房子的时候让顾客进入虚拟现实空间漫游,”周清会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这听起来很酷,但是当你搭好了平台,你会发现你找不到想要的数据和内容。”

设计师都有这些数据,只不过这些数据都是孤立且无法使用的。设计软件之间可以进行数据格式的转化,然而设计软件和虚拟现实之间却没有数据格式可以进行转化。周清会希望打通这中间的障碍。

在这个背景下,曼恒的研发团队找来了一个开源引擎,在其基础上做开发,并推出了第一版的DVS3D系统。DVS3D系统的名字代表着3D技术应用的三个主要方向,D指代设计Design,V指代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而S则指代仿真Simulation。“我就解决一个问题:数据如何流入。”周清会说。

第一个购买DVS3D系统的客户是佳豪船舶。还在开发时,周清会就给对方展示了系统,告诉他们能够把造船的数据转过来,可以在这上面做装配。佳豪船舶当时就很认可,付了200多万元购买了1.0版本的系统。但是这并不是一个能令人满意的版本,由于引擎的原因和团队自身的经验不足,在2012年推出1.0版本里,很多原先设想的功能并没有在这一版本中得到实现。

曼恒只好推翻之前开发的1.0版本,在全球寻找新的引擎进行重新开发。很快他们找到一家很符合曼恒需求的俄罗斯公司的引擎,在换过了所有底层代码和外壳,并重新编译了脚本系统以后,曼恒开发了2.0版本。

一个类似于App Store的3D模型数据库在2.0版本里得以实现。在为有数据的人群解决了数据导入的问题以后,曼恒希望为没有数据的人提供数据模型。“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数据库,如果你有模型,你可以收费上传;如果你没有模型,你也可以付费下载。”周清会解释说。对于需要用3D模型进行场景开发的人而言,减少不必要的3D模型开发能够极大地节约时间和劳动成本。在获得Intel Capital投资的3D模型交易平台TurboSquid上面,数据库已经拥有了超过30万个3D模型,每年的成交金额超过1亿美元。

曼恒为此在内部成立了一个新的业务部门:蔚图网,希望按照TurboSquid的模式来打造中国版的3D模型交易平台。在DVS3D系统里,使用者也可以在数据库里调取来自蔚图网的3D模型。

但对周清会而言,单纯地卖软件始终是一门艰难的生意。他心目中想要模仿的对象是苹果公司。在他眼里,DVS3D只是一个类似于iOS的软件系统,而在3D世界里面,如果使用者希望交互,那么一定是要依靠软硬件结合来驱动的。他希望能够像苹果卖iPad、iPhone一样,依靠出售软硬件组合来赚钱。

于是在DVS3D系统开发的过程中,曼恒内部又成立了一个新的小组,开始了交互设备G-Motion的研发。这是一套通过光学识别技术,能够捕捉到目标物体的实时位置和方向信息的硬件系统。“它可以测量物体的空间绝对坐标,应用很广。例如医生在做手术的时候用手术刀,由于在人麻醉以后身体的绝对位置是固定的,因此医生可以从手术刀的形状和坐标,知道刀尖应该作用在什么部位上。”周清会说。

在2013年推出G-Motion以后,曼恒将G-Motion和DVS3D进行了融合,推出了“G-Magic,虚拟现实沉浸式交互系统”,这让曼恒的利润率得以大幅提高。“最早在别人的软件上做二次开发,我们的毛利率是40%左右,在我们推出了G-Magic以后,现在已经达到了65%左右的毛利率。”周清会说,“而我所期望的理想毛利率应该可以达到70%至75%的水平。”

G-Magic的推出也让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对曼恒的产品产生兴趣。“建筑和规划都是遗憾的艺术,等造好了人进去之后才能发现一些问题,通过虚拟现实的环境,可以随时修改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将会提高我们的设计水平。”华东理工大学艺术设计与传媒学院院长程建新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而对学生而言,在这之前,他们的设计大多都只是存在于图纸之上,最多能够拿着模型木等材料做一些500:1比例甚至更小的建筑模型,很难体会到设计真正完成以后的感觉。而通过G-Magic,教师可以让学生把设计方案放到平台上,告诉学生哪些设计是有问题的,让学生更直观地理解设计理论。“目前我们有四个专业的课程都安排了使用这套设备来教学,学生普遍反应不错。”程建新表示。

而教育部从2013年起,希望在全国建立100个左右国家级虚拟仿真实验教学中心的计划也刺激着周清会,高等院校正在成为他着重考虑的目标市场。“一直以来,曼恒都保持着40%左右的客户来自高校,现在这个比例要进一步地扩大。”周清会说。而能源、高端制造这些行业里的企业也是曼恒的主要客户。

除此之外,曼恒还相继开发了迷你版虚拟工作平台G-Bench和便携移动工作平台G-Mobile,以满足中小企业客户的需求。而市场拓展也延伸至国外,目前曼恒在美国加州圣何塞市开设一个销售办公室,以同诸如德国A.R.T在内的竞争对手争夺海外市场。

这并不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从我们这么高的毛利你就可以看出,在这个行业里,竞争其实是不充分的。”周清会说。

问题在于,这是一个无法产生多少重复购买的行业,而在国内,向企业级客户进行销售也会面临着不确定的隐性销售成本。对于曼恒而言,在花费很多精力说服客户购买其产品之后,除了一些特定的虚拟场景定制服务以外,并没有更多的途径从这些客户口袋里再赚到钱。就连周清会也认为这会是一个问题,他希望能够通过调整商业模式,将目前通过强力线下销售的模式转变为让客户主动寻找曼恒的线上模式。

成为3D模型的交易平台,以及提供个性化制造的服务是周清会认为正确的两个方向。

他的第一个举措就是将蔚图网改名为3D city,并开始对其投入更多的资源。周清会希望DVS3D的使用者,以后把他们做的3D模型都传到3D city上面。“这个领域里的用户就两类,一类是设计师,他们有数据;第二类不是设计师,他们要数据就从3D city下载。这样就变成了互联网企业,把3D变成了线上服务的模式。”近期Intel Capital在中东收购的类似模型平台CG Trader正是周清会的信心来源之一。

由于3D模型除了可以用作可视化工具,还可以作为3D打印的素材,周清会希望曼恒能够加入3D打印的元素。消费者如果喜欢一个3D模型,不但可以从3D city下载,还可以把喜欢的3D模型上传,曼恒帮他们打印出来。在周清会看来,3D打印机的价格和打印费用似乎永远不会降到一个能够走进普通人家庭的水平。

“现在3D city的平台是我个人更看好的,更代表未来。”周清会说。但市场终有饱和的一天,周清会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这一天到来之前为曼恒找到方向,前提是,这还得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他得确保,正确方向的市场容量足够大,就像Oculus找到的那样。

名医汇

在线网上预约挂号

预约挂号网上预约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