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这上千人的村庄该往哪里安放大叶玉兰

发布时间:2020-10-18 20:40:24 阅读: 来源:聚乙烯厂家

导读:滑石板村境内的野生亚洲象数量也从2011年的18头增加到了如今的43头,它们毁坏农田、房屋,抢夺香蕉、玉米等食物,给村民的生活蒙上了一层阴霾。曾经让当地人觉得稀奇的大象如今却被众人仇视。这是怎么回事?

7月,21头野生亚洲象连续多次出现在云南省江城县境内,引来过往旅客近距离围观。作为亚洲大陆现存最大的动物,中国境内野生亚洲象现仅存300余头。

而自2011年野生亚洲象在江城县境内出现后,已造成多起伤人致死事故。仅今年上半年,江城县整董镇滑石板村就有两名村民死在大象脚下。而滑石板村境内的野生亚洲象数量也从2011年的18头增加到了如今的43头,它们毁坏农田、房屋,抢夺香蕉、玉米等食物,给村民的生活蒙上了一层阴霾。

13年前,为了给另一种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黑颈鹤让地,滑石板村人从千里之外的昭通市大山包乡搬迁至此。如今,村民的生活问题和野生亚洲象的保护问题,成了江城县政府急需解决的难题。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刘木木 发自云南普洱

曾经

3年前,云南省江城县整董镇滑石板村首次发现18头野生亚洲象。村民说,那时他们认为大象的出现是稀奇事,会兴高采烈地去看热闹,即便它们吃了家里的盐巴,毁坏了农作物、房屋、水管,他们都不以为忤,就算离大象只有四五米时,也不见大象攻击人

如今

今年三四月份,两名滑石板村村民先后死在了大象脚下。大多数村民表示,他们一年到头接近绝收,目前无心务农,成天活在恐惧之中,生产陷入半停滞。“对大象没有了好奇和喜爱,只有恐惧和仇恨。”有村民甚至愤怒地表示,如果有枪,他会打死大象。

3年前在村里见到大象

“稀奇事,兴高采烈地看热闹”

8月14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跟随滑石板村大象监测员费兴旺,在滑石板村青连箐小组组长赵升斌家的玉米地见到了5头亚洲象。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通往观测点的路上,大面积的玉米地被大象连片损毁,小道上随时能见到大象的黑色粪便。

当天,滑石板村下着小雨,山头有浓雾,费兴旺只能通过望远镜,在200米外的地方观测。这些大象在玉米地里悠然自得地啃食玉米棒,大家屏声静气,就能听到其啃食时的咔咔声响。

赵升斌是青连箐小组的大象观察员。监测和预警,是滑石板村村民在大象出现后自我保护的方式。当地在10个受灾最严重的村小组各选出一名观察员,其中8个观察员是小组组长,然后,再选出3名监测员。观察员是所在小组第一个上山、最后一个回家的人。

赵升斌对成都商报记者说,大象于8月6日在青连箐小组出现,此后一直没有离去,“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吃”,并报告了监测员费兴旺。在村民的自我保护机制里,观察员如果发现大象,要向监测员汇报。

赵升斌的庄稼地也是村寨的水源地,费兴旺介绍,大象生活的地方离不开三个因素,即食物、森林和水源。几年观察下来,他还发现大象只有在天气热的晴天才休息,其他时间都在不停进食,玉米、香蕉等农作物是它们喜爱的食物。

滑石板村村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年他们为了给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让地,从昭通市大山包乡搬迁至此,眼看生活渐渐有了起色,没想到又与另一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相遇。

大山包乡是被昭通市扶贫办认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高寒地区,也是国际湿地公约局批准的“国际重要湿地”,是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黑颈鹤的越冬地。

2001年春天,在云南省政府主导下,大山包乡人经历了长途颠簸,搬迁到了位于亚热带的江城县整董镇。在一片原始森林覆盖的大山之间,他们开荒种地,努力适应当地的习俗、语言、气候,进行着艰难转变。他们的居住地有了新的名字———滑石板村。

2011年10月,滑石板村首次发现18头野生亚洲象。村民说,那时他们认为大象的出现是稀奇事,会兴高采烈地去看热闹,即便它们吃了家里的盐巴,毁坏了农作物、房屋、水管,他们都不以为忤,甚至距离大象只有四五米时,也不见大象攻击人。

“现在我们知道了,亚洲象的命很珍贵,接下来我们到底该做什么,很迷茫。动物要保护,群众也要吃饭,不能饿着肚子奋斗。”大黑箐小组组长李顺先说。

不到一个月时间

两村民先后死在大象脚下

在61岁的张德芬和67岁的赵家有被大象相继踩死之前,滑石板村村民一直认为,亚洲象这种庞然大物,是温顺可爱的。

张德芬之死没有目击者,村民最后在咖啡地里找到张德芬的遗骸,其躯干四分五裂,“收集起来只有20斤”。张德芬死于今年3月13日,村民分析,她是因为喷洒农药,刺激了大象。

不到一个月后,悲剧再次重演。4月12日这天早上,陇山箐小组67岁村民赵家有和他13岁的儿子赵升刚到村寨南面山坡庄稼地“放地火”(烧玉米地),烟火引来了一头大象的攻击,两人分开逃散,年老体衰的赵家有没跑几步,很快被大象追上,遭攻击死亡。赵升刚的姐夫黄昌顶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赵家有“身上骨头都碎了”。

江城县林业局森林防火专职副指挥长江东分析,每年3月和4月是大象的发情期,在烟火、农药等因素的刺激下,它们容易发怒,此外,由于今年亚洲象数量激增,大象内部存在领地、食物竞争,导致大象情绪暴躁,最终致使攻击人的悲剧发生。

8月中旬,当地正逢雨季,为防止意外,观察员在大雾消散后才敢出门,他们一般要爬至山顶四处观望,确定附近无大象出没,再通过手机、高音喇叭等通知其他村民出门生产。

村民费兴旺是3名监测员中资格最老的,从2012年中旬开始,他受IFAW(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委托,对村庄的亚洲象进行跟踪监测,每做一次有效的监测,他能获得60元的报酬,到目前为止,他已做了不下500次监测。

在监测中,费兴旺也遇到过危险。有一次,在一条小路的拐角,他迎面遇到一群大象,他丢下摩托车拔腿就跑。幸运的是,大象并没有踩坏他的摩托车,“只是将车子掉了个头”。费兴旺说,他观测大象一般是在100米外的距离,“大象短距离奔跑速度惊人,但不会长距离追击。”

一年到头接近绝收

“现在是大象在伤害我们”

滑石板村人口上千,大多数村民表示,他们一年到头接近绝收,目前无心务农,成天活在恐惧之中,生产陷入半停滞。“对大象没有了好奇和喜爱,只有恐惧和仇恨。”有村民甚至愤怒地表示,如果有枪,他会打死大象。

8月的雨季,让亚洲象的活动愈加频繁,为防止村民防范意识松懈,14日这天,江城县林业局还专门组织工作人员,分两支队伍到滑石板村做宣传。

在大黑箐小组,工作人员肯定了当地村民“从未伤害过野象”,并提到,村民一旦伤害野象就是违法行为。一些村民回应说:“现在是弄反了,不是我们伤害大象,是大象伤害我们。”

工作人员说,一个月之后就进入秋收,大家出工时,最好是结伴而行,老人和小孩尽量不要出门,村民在出门之前,要问观察员大象在哪儿,问清楚哪儿有风险哪儿安全。9月份要开学了,孩子们上下学,家长要亲自接送。

这次宣传工作的一个重点,是告诉大家在大象攻击时如何自我保护,“野象会记仇,看到野象不要辱骂,遭遇野象就赶紧躲避,不能和它们抢粮食,不能完全依赖观察员,他们也有观察不到的时候。野象的视觉不发达,但嗅觉和听觉非常灵敏,你没注意到它,它可能注意到了你。逃跑时,直径小于50厘米的树,千万不要爬……”

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因保护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造成农作物和其他损失的,由当地政府给予补偿。村民提出,当地政府给农户买的公众责任险,赔偿并没有到位。此外,他们搬迁至此时,政府鼓励他们开发更多土地,目前村民平均土地面积近10亩,但每人名下登记的土地面积仅为3亩,保险公司也是据此赔偿,但实际上大象造成的损失远不止于此。

整董镇副镇长杨文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今年当地政府给每位村民发放了25斤粮食,政府也正在与保险公司协调,预计本月底就能签今年的保险合同了,届时村民可依据实际损失面积进行保险理赔。目前,当地政府先期为两名死者的家属补偿了7万元,“如果理赔比这个数字低,我们就按这个数字补偿,如果理赔得更多,我们会按理赔数支付。”

如何解决

将建食物源基地和带状缓冲区

江城县政府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野生亚洲象已给这个国家级贫困县造成了逾1500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和5000万元的间接经济损失。

江城县林业部门分析认为,今年该县野生亚洲象数量激增,与西双版纳大面积种植橡胶后,它们失去食物源有关。

江城县林业局森林防火专职副指挥长江东介绍,目前林业局正在申请成立野生动物植物保护办,以方便专门针对亚洲象开展工作。此外,他们还将在当地划定100亩食物源基地,专门种植大象爱吃的香蕉、玉米、甘蔗等作物。

为保障村民生产,当地政府正想办法进行产业结构调整,鼓励村民弃种香蕉和玉米等作物,改种杉木、澳洲坚果或者橡胶、茶叶、咖啡等。

到8月份为止,江城县政府已经获得了400余个GPS监测点、3条完整的亚洲象活动路线,基本摸清楚了亚洲象的活动规律。江城县林业局工作人员透露,目前大象食物源基地有了初步选址,但有关专家认为离村民的生产区太近。根据当地政府的规划,食物源基地和生产区域相接地区,还将建500米宽的带状缓冲区,缓冲区将高密度种植野生亚洲象讨厌和不喜欢的植物,比如多刺植物,同时,由于野生亚洲象特别讨厌蜂,故缓冲区还将每10米就养一箱蜂子,迫使大象到了缓冲区后,主动返回到食物源基地。“我们是贫困县,亚洲象保护的建设资金不足。”当地政府有关负责人称。

现在我们知道了,亚洲象的命很珍贵,接下来我们到底该做什么,很迷茫。动物要保护,群众也要吃饭,不能饿着肚子奋斗。这是人与动物争夺生存空间造成的纠结。不过我们希望人和动物和平共处,不过对于大象伤人误农等事情又要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更多最新三农新闻资讯,请关注农药信息网。

云南仁爱医院

济南治中耳炎专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皮肤病治疗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