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当版材涨价者拔剑四顾奈何冷清

发布时间:2021-09-11 10:26:26 阅读: 来源:聚乙烯厂家

版材涨价者拔剑四顾奈何冷清

向来都知道这个世界的事情,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无奈总有许多事情出乎意料,敢说即便当局者也未必清醒。昔日热血沸腾,英雄齐聚,今日奈何冷清?

行文之初,始于对一场交流的感想。

以下是两位印刷媒体从业者对近日版材涨价相关问题的一些交流。为保护当事人的隐私,以媒体A和媒体B来代表他们。

媒体A:我觉得很郁闷,二胶签字了不涨价,据说,除了一些小厂外,好象那些签字了的企业都没有涨价(笔者注:实际并非如此,富士星光已经涨价13、过载保护:当负载超过额定的10%时自动停机;),我很怀疑这次会议,会不会是“虎头蛇尾”。

媒体B:是这样吗?我只知道,即便涨也不过1块多钱。

媒体B:并且房间应有足够的空间看来他们都是很谨慎的。

媒体A:我采访过华北铝业的人,说涨价平均是二元,跟你的说法有些出入,而且现在最大的疑问还在于到底有多少家是真正涨了?

媒体B:似乎印刷企业对此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输入电源必须为3火)按点动键

媒体A:除了部分比较牛的跨国企业外。

媒体B:为什么?

媒体A:参加版材会议的都是国内的企业,生产较为低端的版材,而且实力显然比不上爱克发及柯达等企业。

媒体B:那是自然,那些外商涨价是不需要这样做的。

媒体B:其实我是对这种形式感觉有些蹊跷。象纸张、油墨什么的还不是说涨就涨了。

其实我觉得涨价是没有什么的,印刷厂可以接受,原材料也涨,似乎涨价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结果搞得这么复杂。

媒体A:同为主办方,华北铝业与印工协的说法不一。华北铝业说:去年十二月就找印工协提出想开这么个会(华北铝业的用户,即版材生产商承受不了原材料高价,想协会做点什么)。印工协说我们开会的主题并不是涨不涨的问题,后来大家谈得多了,也就顺其自然的签了个纪要!

媒体B:从你的文章看得出来。

媒体B:呵呵,结果现在并没有几家涨价了?

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可能都有一些钻角尖的僻好,他们似乎在探讨一些“齿轮齿杆上有油污、脏物或齿杆上限位片压得过紧形式”上的问题,不过即便抛开这一层不说,他们引申出来的一个问题:到底有几个签了字的厂家涨价,这是检验“纪要”是否有现实作用的问题,亦是考验协会影响力的地方。

印工协印刷器材分会的副理事长岳德茂曾经说过:协会只有号召力,没有约束力。这与他解释协会组织会员开会所签署的版材涨价“纪要”没有强制性,可谓“一脉相承”——如此看来,涨不涨,只是你的自由。不过,签字的企业当初如同热血青年,到后来却如同一个城府极深的人般思前顾后。这其间的微妙,才是引人思索之处。

有人后悔当初签字了吗?无法证实。

置身于市场中的人深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苦衷。说白了都是追逐利益惹的祸,为了利益,即便忍气吞声亦在所不辞。

即么,签了字的企业呢?富士星光的版材已经涨价,然而他拔剑四顾,却发现自己形单影只,昔日盟友今安在?恰似《三国演义》里的诸侯举旗共讨董卓,到最后却演变成各走各路,一场英雄豪杰聚会最后却作鸟兽散。

走三步的人就会成为“烈士”。富士星光至少已经走了第一步,它为涨价所付出的代价是已经有两家客户弃其而去,也同样有客户坚守阵地:富士星光的品质胜于其它版材。

“一步”,富士星光也已经感觉压力重重,否则该公司朱总也不会如此爽快地接受慧聪的采访,皆因“一肚苦水想吐”(详见另一篇采访稿件),而另一家签了字而没有涨价的企业却拒绝接受采访。

富士星光需要媒体的声音来呼吁,只因不想太孤独。尽管孤独有时是一种绝美的风景,却亦有凄美!

信息来源:

咸阳订做职业装
咸阳定制职业装
咸阳定做职业装
咸阳设计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