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弗利尔的中国艺术梦境组图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8:25:08 阅读: 来源:聚乙烯厂家

弗利尔的中国艺术梦境(组图)

王娜

“玫瑰似乎更为芬芳,歌曲有了新的旋律,食物的存在也有了更深层的理由……阎立本、李思训、吴道子和李龙眠为世界永恒之美的创造做出了重要贡献。带着期待和愉悦的心情,我该入睡了。我将在这些满是瑰宝的石窟中徜徉数日。这是现实中的活动,但在我的梦境中,这一旅程将永不停息。”阅读着这样诗歌般的句子,很难想像它出自于一个苦行僧般的美国商人笔下。这名商人,出身贫寒,没能读完中学就去公司担任办公室职员,随后成为一家铁路公司的会计,精明的商业头脑和自律的天性,让他最终拥有了自己的火车公司,在铁路运输高速发展的19世纪90年代,一举积累了巨大的财富—他就是查尔斯·兰·弗利尔,美国19世纪晚期、20世纪早期最重要的中国艺术鉴藏家之一,也是美国历史上首个国立艺术博物馆“弗利尔艺术博物馆”的创始人。

因为有钱而涉足艺术品收藏,在任何历史上都不罕见,但是因为收藏而让自己从严酷的商场身退,进而寻觅到一个完全“在别处”的诗意世界,弗利尔用其藏品和文字为我们留下的精神笔记是罕见的,这份笔记的集大成者,便是包含了上述引文的弗利尔1910年考察龙门石窟日记:1910年秋天第四次中国之行,弗利尔写下长达六十二页,五万多字的珍贵文字,该日记不仅描述了龙门石窟历史遗址的原生状态和艺术价值,更袒露了弗利尔自己因由亲近中国古代艺术而产生的精神体验,有些文字甚至反映了弗利尔近乎幻觉的精神状态,他与周围的环境几乎神秘地融为一体,中国早期佛像艺术蕴含的强大精神力,让这个不是佛教徒的保守美国商人体验到了苦、轮回、甚至涅槃的境界;而当他看到石像因战乱所遭受到的破坏与掠夺,竟然会自然地联想起欧阳修的“物过盛而当杀”—他一生追逐的艺术收藏之梦仿佛在这一刻又回到了虚空。

近日,伴随着这份弗利尔1910年考察龙门石窟日记的整理出版,人们有机会了解到一个更加真实完整的弗利尔,正如日记整理者、已担任美国弗利尔与赛克勒艺术博物馆档案部主任长达十五年的霍大为所说:“除了1910年的龙门日记,我从未看到弗利尔其它讨论自己精神世界的文字,所以我特别喜欢他这本日记,从中你们可以看出一个保守的美国商人,如何通过龙门之行经历了一场精神的蜕变。”

星期日周刊记者:在美国,说到弗利尔或者弗利尔艺术博物馆,大众的第一印象会是什么?

霍大为: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总的来说,大部分美国人对于非当代艺术兴趣不大。我的感觉是,那些知道弗利尔艺术博物馆的人都会把这里当成一处宁静、优雅的地方,在这里能够细细品味高质量的亚洲艺术精品。同样,凡是对弗利尔这个人略知一二的人,都会认为他是一个孤独的苦行僧,他在年轻时白手起家,晚年则把自己献给了艺术。

星期日:能否介绍几件弗利尔收藏中最具代表性的藏品?

霍大为:弗利尔的收藏相当庞杂,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我喜欢的是这几件:首先是惠斯勒的“孔雀厅”,弗利尔钟情于惠斯勒,孔雀厅则是后者一生中最重要的创作之一,当弗利尔1904年买下孔雀厅后,他专门在自己住处修建了侧屋来展示这一珍品;还有一件是17世纪日本画家俵屋宗达用金银绘制的纸本作品《松涛》;以及相传为北宋画家郭熙所绘的《溪山秋鑓图》,这幅珍贵画作是弗利尔从中国书画大藏家庞元济那购得的。

星期日:和很多西方藏家一样,弗利尔也是收藏西方绘画起步的,你能否简单介绍一下他如何从西方绘画的收藏转向对中国艺术的收藏?在这个转变过程中,有哪些人对他产生了比较关键的影响?

霍大为:通常人们认为是艺术家惠斯勒最早建议弗利尔关注亚洲艺术,其实早在遇见惠斯勒以前,弗利尔就已经非常小心地小批量购买亚洲艺术品了,当然他在品味方面显然受益于惠斯勒很多,正是后者熏陶了弗利尔偏爱东亚艺术的审美。但即便如此,弗利尔的品味也一直在变化,他最早买了很多日本木刻版画,然后又舍弃了其中的大部分。看起来他的口味有时是很随机的,比如有一阵子古埃及艺术品和基督教早期艺术品也对他有很大的吸引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越到晚年,他对早期中国艺术品的钟爱与日倍增。尽管他也会听从学者和古董商的建议,但最终决定弗利尔收藏的是他自己的审美趣味。

星期日:弗利尔喜欢将中国石刻与古希腊罗马雕塑进行比照,这在当时是一种流行的审美方式吗?

霍大为:那是肯定。西方艺术史研究者喜欢比较不同时期不同国家的艺术品,而古希腊和罗马艺术则一直被视为艺术的黄金时代,弗利尔在龙门看到中国的雕塑,他去猜想中国工匠艺术灵感的源泉,思考它是否受到希腊罗马艺术的直接影响,这种反应是非常自然的。

星期日:弗利尔在龙门纪行中时时会引用中国古诗,且用得比较精准,是不是表明他对中国文化有深入的了解?

霍大为:据我所知,弗利尔掌握一些基本的中文词汇,我们在他的日记里也会看到他有时候抄写一些中文字,不过同体而言,他需要借助翻译。弗利尔阅读了大量中国诗歌、文学和历史的英文译本,他在中国的数次旅行无疑让他有机会对中国文化有深刻的了解。

星期日:弗利尔对佛教的理解如何?有没有资料显示他是何时开始接触佛教的并对佛教艺术产生兴趣的?

霍大为:弗利尔的宗教倾向很模糊,他名义上是基督徒,但是几乎不上教堂,也对基督教教义没有什么兴趣。他的阅读非常广泛,对于世界其他宗教都有深入的了解,也包括当时的神秘主义。他在日本生活时,身边有不少学者后来成为了佛教徒。

除了1910年的龙门日记,我从未看到弗利尔其它讨论自己精神世界的文字,所以我特别喜欢他这本日记,从中你们可以看出一个保守的美国商人,如何通过龙门之行经历了一场精神的蜕变。

星期日:据说罗汉是弗利尔最喜欢的中国艺术主题之一,这很有趣,你是否能给我们多介绍一点这其中的缘由,你认为这和弗利尔的个人生活以及追求的人生状态有关吗?

霍大为:我并不了解弗利尔对罗汉的偏爱,不过在弗利尔的藏品中,的确有很传神的罗汉作品,包括最早的《罗汉洗濯图》和李公麟的罗汉册页,罗汉怪诞的形象尤其能激发艺术家的创造力。

星期日:1910年龙门之行对弗利尔之后收藏的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

霍大为:1910年之后,弗利尔明显对中国早期雕塑兴趣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他开始拥有了更多这方面的藏品,一方面也因为同时期开始有更多的中国雕塑出现在市场上,但是弗利尔显然更欣赏早期佛教雕塑的古朴典雅,他很积极地在寻求这类艺术品。

星期日:作为中国艺术研究者,弗利尔也有自己的局限,比如他的藏品中有没有著名的赝品存在?

霍大为:哦,没错。弗利尔买了好多赝品,其中不少属于高仿品。早期弗利尔很依赖像欧内斯特·费诺罗萨这样的汉学家,包括他信任的古董商们。从1909年开始,他对自己鉴别真伪的能力有了信心。我的感觉是,在鉴定方面弗利尔肯定超过一般人,但是因为造假的水平实在太高,所以难免有很多失手。其实,就是他最信任的助手南明远也曾经卖给过他一些明显为赝品的青铜器。另外,弗利尔买过不少他认为是宋画的作品,事实证明他的收藏中宋画真迹很少,多数都是明清仿宋作品。不少时候,完全是出于幸运,他收藏到一些自己也并不真正了解的精品。

星期日:在弗利尔的时代,欧美流行收藏明清陶瓷和玉器,而弗利尔另辟蹊径,收藏石碑,石像、青铜器,绘画,高古玉器和古代漆器,你认为这主要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还是审美上的不同?

霍大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刚开始收藏时,弗利尔肯定是随大流的,但随后他调整自己的收藏策略,针对性地收藏中国青铜器和古玉。当然,作为一个简朴的商人,他一直在寻找那些被低估了的藏品。但是,随着自己品味的日趋成熟,以及受到费诺罗萨等学者认为中国艺术品在唐宋达到顶峰、明清衰落的观念影响,他越来越摒弃明清艺术品,而追逐高古艺术品。

我认为这当中也包含着情感的选择,相传在弗利尔晚年,当他已经病入膏肓时,他时常手握中国古玉,独自静坐几个小时,就为了感受其沁色和纹理之美。这种和中国艺术情感的呼应也见于他的龙门纪行,他惊叹于古老洞窟古阳洞中精美的石像,早期中国艺术品的纯粹、不矫饰总是让他为之倾倒。

星期日:最终将艺术品捐赠给公共艺术机构,这是弗利尔一直的愿望吗?

霍大为:早在1890年代,弗利尔就开始将自己的收藏租借給公共展览,他一直坚信自己的藏品具备当代艺术所缺乏的艺术价值,能够給美国人带来艺术的灵感。从1900年开始,弗利尔认真考虑把所有藏品都捐赠出去,开始他想捐赠給底特律艺术学院,1904年又提出給史密斯森学会,但后者以自己不是艺术机构为由拒绝了。最终,弗利尔的朋友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出面让史密斯森学会接受了这笔捐赠,并使弗利尔艺术博物馆成为由美国政府拥有的第一家艺术博物馆。1906年以后,弗利尔的收藏行为即主要围绕着充实该博物馆而展开。

星期日:在弗利尔艺术博物馆的创立过程中,弗利尔本人对这个馆的宗旨有什么建议?他有没有留下什么文字来阐述对该馆的期许和理想?

霍大为:弗利尔捐赠的一个条件是任何藏品不得离开自己的博物馆,所以你没法在其它国家或其它美术馆看见这些收藏。当然很多人对此很不开心,但也因为另一方面,弗利尔坚信博物馆要成为研究的中心,所以弗利尔艺术博物馆一直在开展大量的学术研究项目,本着这个精神,弗利尔艺术博物馆的所有藏品都提供在线高精度图片。

星期日:弗利尔对中国考古遗址的保护一直非常关心,甚至专门创立美国考古学院中国分校来提供保护和培训,在同时期的美国东方艺术品藏家中,他是不是少有的具有这种意识的收藏者?

霍大为:1912年,弗利尔提议由美国考古学院和史密斯森学会共同创建“美国考古学院中国分校”,这个举措在当时是独一无二的,得到了很多中国艺术专家和收藏家的支持。如果没有弗利尔,这件事不可能实现,我相信正是由于1910-1911年的中国之旅,让弗利尔意识到中国艺术遭受掠夺和破坏的现状,以及需要保护、推广的迫切。

查尔斯·兰·弗利尔

美国19世纪晚期、20世纪早期最重要的中国艺术鉴藏家之一,美国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弗利尔艺术博物馆的创始人。

霍大为

华盛顿大学艺术史硕士,美国弗利尔与赛克勒艺术博物馆档案部主任。

手提挖坑机

热镀锌方管

移动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