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网融合试点黑马入围内幕

发布时间:2021-01-20 13:25:44 阅读: 来源:聚乙烯厂家

广州、成都、重庆均未入围,取而代之的是绵阳、长株潭和厦门。

对于刚公布的三网融合试点名单,很多业内人士坦陈,除了出乎其意料,绵阳和长株潭地区这两大“黑马”的入围让人大跌眼镜。

因为,这两个地区并不符合6月12日国务院三网融合协调小组内部下发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中提出的试点条件。

与其他入围城市的移动通信、数字电视和宽带用户数量均达百万量级相比,绵阳、株洲、湘潭等地仅区区15万-20万户的宽带和数字电视用户规模,以及几乎为零的IPTV和手机电视用户,显然无法让落选的广州、成都等地服气。

然而在试点城市的选择从广电、电信争夺转为地方政府为主体的博弈后,作为国内400多个中小城市的代表,以及中部崛起和西部大开发典型意义样本的绵阳和长株潭,其入围又具有样本示范意义,

有广电专家指出,其实试点名单既考虑了平衡广电和电信利益的因素,还考虑了地方经济发展、终端企业支持,三网融合已经跨越了两大部委的争夺,而转变为一场由地方政府、终端企业、运营商充分参与的多方博弈。

这场还未拉开大幕的大戏,剧情正变得越来越复杂。

黑马入围内幕

根据本报记者获得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其中对于试点城市的条件主要有5个:一是有线和电信网络要具备承载三网融合试点的条件,即有线网络完成双向改造和电信网络完成宽带升级改造;二是有线电视和宽带用户达到一定规模;三是确保三网融合后的网络信息和文化安全;四是试点地区政府要支持试点;五是优先考虑已经开展IPTV和有线互联网业务的城市。

“从这5大条件来看,在西部试点重庆和成都入围更为合理,而在中部只有武汉符合条件。”广电专家吴纯勇认为。然而三网融合协调小组最终选择了绵阳和长株潭,显然这不是根据客观的网络和技术条件来选择,而考虑了更多的政府因素和硬件商的需要。

根据调查机构格兰研究的报告,绵阳只有20万有线用户和27.3万互联网用户,株洲也只有25万有线用户和19万互联网用户,湘潭为18.3万有线用户和18.5万互联网用户,都可以说是试点城市中的“羽量级”选手,均未达到《试点方案》中的入围标准。

《试点方案》还提及优先考虑广电、电信已合法开展双向进入业务的城市,比如说已开展IPTV业务的城市。

但据记者了解,绵阳虽然已经基本了完成了数字电视数字化整体转换,但未开展有线网络的双向改造,宽带业务也刚刚起步,而且当地的电信公司也没有开展IPTV业务。而长株潭的IPTV用户到2009年底也只有3500户,从这些网络条件来看其成为试点城市显然有些意外。

对此,绵阳市信息产业局局长赵德均表示,“绵阳的胜出其实与政府的早准备是有关的,我们今年4月就完成了《绵阳市三网融合实施方案》,此外绵阳在科研和产业支撑上有特殊的保证,其中有中物院、西科大等大型研究院所的技术支持,并有长虹、九洲等企业的产业支撑。”

据介绍,绵阳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有线电视宽带网络系统研发生产基地,国家军转民示范基地、空管系统科研生产基地、中国最大的数字视听产业基地之一,是我国最早致力于数字电视产业发展的城市,也是中国最早进行DVB机顶盒产品开发的城市。

显然长虹和九洲等硬件制造企业成为绵阳入围试点城市的重要原因,就如青岛成为试点城市与海尔、海信等企业的支撑同样密不可分。

长虹集团新闻发言人刘海中表示:“从目前来看三网融合的主角应该是政府和电信、广电运营商,但是三网融合对于终端产品制造企业中长期的拉动是很重要的,而拥有庞大终端支撑的区域也就具备更好的三网融合基础。”

中国数字电视主编包冉表示,“此外作为汶川地震重灾区的绵阳成为试点,也是国家政策向灾区倾斜的原因,此外作为老三线城市和唯一的国家级科技城的绵阳,其研发基础也领先于其他城市。”

长株潭地区的胜出也有特殊的原因。长株潭是我国内地第一个城市群区域规划,吴纯勇认为,长株潭城市带作为国家中部崛起战略的焦点区域,与湖北武汉存在着竞争关系,而在三网融合试点城市的争夺上双方也争夺激烈,在湖北和湖南以省为单位申报方案被否后,武汉和长株潭方案就成为主导。

400中小城市的“样板”

对于此前没有IPTV和有线互联网宽带业务的绵阳和长株潭地区,此次试点给当地的运营商提供了机会,而当地政府也对三网融合也制定了规划。

绵阳市三网融合试点申报材料中提出,在未来两年的三网融合试点中,绵阳市将充分运用三网融合对电子信息产业的强大需求,大力发展信息内容产业、信息服务产业、关键技术产业、关键设备器件产业等,到2015年实现三网融合产业超1000亿元。

赵德均则表示,“长虹、九洲是绵阳三网融合重要的推动力量,其中长虹在数字技术和互联网应用技术领域,以及在数字电视、数字家庭、移动多媒体等产业化方面,能够为三网融合提供大量的终端产品和技术支撑;九洲集团则在新一代广播电视网络系统方案和产品做出贡献。”

而在长株潭地区的广电运营商电广传媒也提出了自己的扩张计划。电广传媒董事、副总经理,湖南有线总经理曾介忠表示,估计用1年的时间,长株潭100万有线电视用户将全部完成机顶盒“全双向”升级,到明年6月开通点播互动电视,而在升级后长沙等地的有线互联网接入速率将提高到10M以上。

曾介忠告诉记者,为了确保三网融合试点工作顺利推进,湖南省政府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负责协调三网融合相关工作;支持湖南有线电视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长沙国安网络公司和湘潭国安网络公司进行资产整合,建立与三网融合相适应的运营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入围城市既有北京、上海这样的有线和宽带用户都超过300万户的一级城市,也有深圳、杭州、南京、青岛、武汉、大连这样的有线和宽带用户都在150万户左右的二级城市,而绵阳、厦门和长株潭则是用户规模在百万以下的三级城市。

广电总局科技司有关人士表示,“这样的试点选择是为了以后复制推广,比如是北京的试点可以在广州等地推广,而武汉的试点则可以在其他省会城市推广,而绵阳的试点则可以在全国400多个中小城市推广。”

记者了解到,之前各地尤其中小城市的广电运营商,对于电信运营商主导的IPTV业务是持坚决抵制态度的,这些广电运营商也是反对三网融合的中坚力量,而在绵阳和长株潭试点则是三网融合能否真正成功的关键。

不过中广互联的研究报告则指出,电信运营商因其全国一体化,一地的试点经验可迅速在全网复制推开,而广电运营商依然条块分割,就算完成了各省的整合依然有30多家主体,一地试点的经验在其他地区很难复制。

从相互封杀走到竞合?

根据《试点方案》,在各地三网融合协调小组确立实施方案后,广电总局和工信部将在近期向获得试点资格的企业,如北京联通、杭州电信、杭州华数、绵阳电信等颁发相应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和信息网络音频视频节目服务经营许可证,这是三网融合试点真正开展的前提。

然而,此前广电在全国封杀IPTV、电信封杀广电宽带国际出口的情况是否还将延续?双方以往的政策壁垒究竟如何消融?

“试点方案中的试点地区,原则上有一家电信企业可开展IPTV传输业务,并取得信息网络音频视频节目服务经营许可证等相关牌照,这一点已非常明确。”广电总局科技司有关人士表示,但对于非试点地区的IPTV管理政策似乎还不明确。

据记者了解到,非试点地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当地电信企业尚未开展IPTV业务,第二种是已开展。预计对于目前尚未开展IPTV的非试点地区,应该不允许启动;而对于已开展的,又分为经当地广电部门批准和未经批准的两种。

“此前已经获广电批准的地区如果没有进入试点名单,是否也可继续发展用户?如果不再继续发展,是否能继续为已有用户提供IPTV服务?未经批准的地区是否应立即停止发展IPTV用户?”吴纯勇表示,这些至今尚无明确的答案。

有电信专家则指出,IPTV是三网融合中电信运营商最主要的业务,如果非试点地区与试点地区在IPTV业务的管理方面差别不大,那么试点就变得毫无意义。

中广互联的报告指出,中国电信在各地获得IPTV业务发展机会,在上海因为整体网络优势将成为主导性力量;深圳因地域市场潜力巨大呈现较大机遇,而其它城市在短期内都无法撼动有线公司的视频业务地位,或因受制于城市整体发展潜力。此外,上述电信专家指出,绵阳、长株潭、厦门这样规模的试点城市对于IPTV试点并无多大意义,因为其市场规模实在太小。

事实上,在失去IPTV和手机电视的内容播控权后,电信运营商对于三网融合的试点就不积极。

而对于已经台网分离的广电运营商来说, IPTV及手机电视的集成播控平台是在作为播出机构的电视台手里。与此同时,电视台有自己的内容多渠道输出、互联网电视内容提供、网络电视台独立发展等诉求,并未实现真正的台网联动,这导致广电运营商对于试点同样态度消极。

“三网融合试点已成为各地政府主导的行为。”吴纯勇则表示,而政府主导的试点方向与模式如何才能保证与整个广电行业的发展方向相一致是个大问题。

据悉,由于具体的试点细则要由各地政府经信委牵头制定,这导致各地的试点模式很可能五花八门,技术选型、业务模式依然千差万别,有专家担忧这会令广电下一步的统一运营变得更加遥不可期,有线网络变得更加分散。

不过有广电行业专家建议,广电总局应加强与各试点地区政府的沟通,力争使当地的试点工作与广电行业的诉求相一致,包括技术平台构建、双向网络改造技术的选型等等,都能够在全国网络未整合之前按照NGB的统一规划进行部署。

格兰研究的数据显示,广电整个有线行业2009年的收入是370亿元,三大电信运营商加在一起则是8424.3亿元,是有线行业的22.77倍,而12个试点地区的差距也非常悬殊。广电要在三网融合中有所表现,除了利用政策倾斜优势外,寻找电信运营商的合作突破口非常重要。

事实上,很多地方广电跟当地移动已经展开合作,提供手机上的电视服务。比如,今年1月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高调推出旗下的新媒体全息跨界平台——“中国时刻”(),旗下拥有互联网门户()、手机门户()和数字电视频道漾TV三大平台,其中手机门户主要是深圳文广集团提供内容,借助深圳移动的回传网络,而广东移动与广东有线在广东农村地区也有类似的合作。

问鼎仙域无限金币版

全民三国大战腾讯版

长沙麻将下载

跑跑西游安卓版